先点击
再"添加到主屏幕"
先点击设置或更多
再"添加到书签"
您当前的位置:首頁 >  不伦恋情
下一篇:母亲容忍我的放纵 上一篇:女性的阴蒂
儿子, 好想要!
作者:
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,老妈就打电话来了,「儿子,下班回来吃饭哦。」
看表,才5点半不到,奇怪怎麽最近老妈都没去打牌了?也没听她说输钱啊。心
里纳闷儿,还是赶在6点前回到了家。

  一进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锅铲交响曲,老妈就这一点好,虽然不上班养尊处
优,可是生活上还是很贤惠的。

  「宝贝儿,我回来了。」「哦,马上就好,你先上会网。」走进厨房,看着
老妈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正在努力中,里面是完全真空的,尖尖的胸部调皮地
撑起蕾丝的睡衣,老妈在家里放开了就是这麽诱人。

  回到房间,一屁股坐在电脑前,熟练的打开网页浏览记录,想要找前两天上
FuckMom的历史直接进去。「咦?」,奇怪的是今天的历史记录里竟然也有FuckMom?
打开一看,是一篇淫妈文,就是「準母子性事」,绝对的经典中的经典,前两天
我还在研究,难道是江春美看到了我的记录?因为我看FuckMom也不需要隐瞒,所以
每次看完都不会删记录的,看起来老妈无意中挖到宝啦,哈哈。

  「LINE」是LINE的声音,老妈总是在家挂LINE,出门用手机挂LINE。打开消
息一看是麻将馆的老板娘,「怎麽老不来啊,春美?」她问道。

  我纠结了,我哪儿知道老妈怎麽不去打牌啊,随意的回了个「?」打算继续
幻想老妈看色文的感觉。

  「小坏蛋,是不是还準备在家造小人啊?」老板娘又发来了消息。

  「啊!?」我真是又诧异又窃喜啊,竟然还能看到这样一幕,好像这两天我
和老妈也没多勤奋啊。

  「坏死了,大姐」我赶忙按照老妈的口气回了一下。

  「谁叫你不来陪你大姐啊,我好寂寞啊……呵呵」这老板娘还调戏起我家老妈来了。

  正準备回击,老妈在厨房叫了:「儿子,吃饭了。」

  「喔,来了」我赶忙回了一句:「吃饭了,不聊了,88」,起身吃饭去了。

  江春美做了我最喜欢的菜,一高兴小酌了几杯,眼前老妈秀色可餐,真是人生
一大享受。

  吃完烛光晚餐,母子俩相拥躺在沙发上看湖南卫视。

  「刚刚老板娘在LINE上问你怎麽不去打牌了,呵呵。」我假装随意的问江春美。

  「哦,最近……有点……不想打了,好好在家做贤妻良母,嘿嘿。」老妈沖
我吐了一下香舌,从她俏皮的回答中似乎还隐藏着点娇羞。

  「喔?『贤妻良母』?哈哈,怪不得老板娘说你不去打牌是在家造小人呢,
原来我们家宝贝想挨操了。」

  「你坏死了,儿子。」江春美一下趴在我的胸前,狠狠的揪住我的两只耳朵,
小腮帮子鼓鼓的,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撒娇起来。

  怀抱着几乎赤裸的老妈,一双弹性十足的软肉压迫在我的胸前,小弟当然不
能怠慢了如此美餐。一双手毫不客气的抓上老妈的屁股蛋,此时她的睡裙早已经
被拉到腰上了,一条大腿跨过我的腰,如果从她背后看去的话,那粉红的小肛门
儿和浓密的屄毛肯定是一览无余。

  我双手兜住老妈的屁股,把赤裸的妈妈往上抱了一下。

  「坏什麽坏啊,是人家老板娘说的,再说我的小宝贝似乎骗不了人哦,呵呵。」
说着,我突然用中指一下掠过老妈的屄缝儿,毫不意外的带回一丝滑腻的淫水。

  「嗯~ 坏鸡巴儿子……」江春美在我怀里扭动着,用她隔着一层薄薄睡裙的小
腹摩擦着我已经勃起在裤子里的鸡巴。

  「好像有点怪,以前老妈好像没这麽主动发骚的呀,这几天没去打牌反而性
欲强了,怎麽回事呢?」我心里纳闷儿起来,因为江春美虽然已经被调教到操屄时
浪蕩不堪,可是前戏阶段一般不会这样勾引我的,我决定探个究竟。

  「老妈,貌似那个老板娘也挺骚的呀。」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搓揉她的屁股,
偶尔用手指扫过她的阴唇。

  「真是坏儿子,怎麽这麽说人家呀。」江春美跨过我的腰,面对着我跪在沙发
上,两条大腿分的更开了。

  「她刚才说你不去陪她打牌,她好寂寞呢,呵呵。」

  「她以为是我才那样说的吧,不过平常她那张嘴确实有点……黄,呵呵。」

  「哦?小宝贝,跟儿子说说,她平常怎麽黄的。」我平常倒是很少跟老板娘
交流,没想到这女的还挺有意思。

  「儿子~ 」江春美一声带着转弯儿的撒娇,「我们去床上吧。」小声的在我耳
边呢喃。

  「那你要跟我聊聊她怎麽黄的。」

  「随便你……」

  刚把老妈摆平到床上,LINE又响了,我随手打开一看还是老板娘,「干吗呢,
春美,这麽久不说话。」

  刚喝了点酒,又被老妈娇嫩的身体引起了欲火,脑子没来得及打转儿,就回
了一句:「操屄呢。」

  老妈一看,急了,羞的脸都红了,「儿子,你……坏死了!啊!」沖过来就
想关掉LINE。

  我也有点小后悔,不过心里禁不住一点震颤,连已经挺立的鸡巴都连跳两下,
就感觉一下子把老妈给出卖了。

  一把抱住江春美,故作平静的说:「没关系,宝贝儿,反正她也是女的,你不
是说她挺黄吗?」刚说完,「LINE」LINE又响了:「哟!这麽饑渴啊,才8点多
就操上了,你儿子鸡巴大吗?」

  「靠,果然很黄啊!以前怎麽没发现啊,明知道操屄的话我肯定也在旁边,
还敢这麽说。」没想到老板娘竟然会这麽说,我也着实诧异了一下,不过感觉女
人之间似乎也跟男人差不多,闺蜜交流中肯定是少不了性。

  「嘻嘻,这下老板娘可吃亏了,儿子,她肯定以为刚才说『操屄』是开玩笑
的,以为就我一个人呢。」老妈看到这样的变化,一下子来了个180度转弯,
开始幸灾乐祸了。

  「那你跟她聊聊,让我看看她有多骚。」

  「坏死了……」嘴上说着,江春美还是熟练的敲下了键盘:「你觉得呢?」小
妮子还挺会逗人。

我把老妈抱在怀里,让她靠在我的胸前聊了起来,而我当然是
一手握着老妈胸前的奶子,一手在她的大腿间不停抚摸着。

  「就知道你骗我的,哪有怎麽早就上床的。:)」老板娘自以为是的安慰了
一下自己,孰知本人已经开始将她引入了一场有趣的游戏。

  「呵呵……」老妈还是保持着淑女的态度。

  「不过,看王闽镇文质彬彬的,应该不太大吧……:P」老板娘开始幻想,看
着别的女人讨论自己的鸡巴,不禁让我一阵鸡动,用力的抓了一下老妈的奶子。

  老妈以为我有意见了,赶忙回了一句:「谁说的,很大的!」

  「喔?有多大?能把你那个大屄塞满吗??」

  「嗯?!她怎麽知道你的屄大啊?」我不禁诧异的质问老妈,还同时捏了一
把屄毛丛中的肥唇。

  「啊!」江春美颤抖了一下,「人家有一起洗过桑拿嘛,当然看过我的屄啦
……」

  「那她的呢?」我不给江春美反应的机会,追问道。

  「没我的大……啊!」既然话已出口,老妈也无可奈何的吐了一下舌头。

  「当然能了,每次都插的好深。:P」(老妈)

  「哟,看不出来呀,改天见识一下,嘻嘻……」(老板娘)

  「她的屄没你大?屄毛有没有你多啊……」(我)

  「这怎麽见识啊?」(老妈打字)

  「没有,她的屄毛好少,还挺多肉的,呵呵。」(老妈说)

  其实平常我也注意过老板娘,比我大两岁,身材是不错,胸至少有36,屁
股也挺大,没想到还长了个毛儿少的骚屄,我心中不禁有点心猿意马了。

  为了避免打扰江春美的思路,我没有再继续问老板娘的屄,不过感觉上老妈的
屄越来越湿了。

  「要不你发张图给我看看?嘻嘻」(老板娘)

  「真不害臊啊……」老妈偷偷瞄了我一眼。

  「哎,这有啥,咱又不是没见过鸡巴,不敢给我看吧?」(老板娘)

  老妈看了我一眼,看我不表示反对,甚至还有着一股鼓励的眼神,欢快的打
开文件夹,可是挑了半天我们以前拍的艳照,没有我的鸡巴的独写,只有剑拔弩
张的插在她骚屄里的特写,管不了那麽多,就传了过去,还加了一句:「让你羡
慕一下……」

  「哇靠,真粗啊!」(老板娘)

  「好大……」(老板娘)

  「好鸡巴!」(老板娘)

  连着打了三句话,看起来网络那头的老板娘确实是看着我的鸡巴春心动了。

  这种淫靡的气氛,让江春美的小穴不停的流出春水,我也有点憋不住的脱光了
裤子,硬硬的鸡巴贴着老妈的背臀顶啊顶的。

  「还有啊,春美,你的屄也好骚啊,好多水,呵呵……」(老板娘)

  「水多插起来才顺畅呢,我儿子老夸我水多好。」

  「是啊是啊,那麽多屄毛,淫水又那麽多,王闽镇肯定天天操你的骚屄。」
(老板娘)两个女人都有些控制不住的发浪了。

  「问她有没有图给我们看?」我在江春美的耳朵边呵了口热气,挑逗到。

  「让你看过了,你也得给我看啊。」老妈果然听话。

  「看就看,==」(老板娘)

  接着,一张赤裸的女人撅着肥臀的照片传了过来,那屁股叫一个白呀!淫蕩
的骚屄吐出肥嘟嘟的小阴唇,屁眼儿紧闭着,她是跪在床上被别人从后面拍的,
屄口也紧紧的闭着。屁股果然比江春美大不少,整个阴唇上基本光秃秃的,只能看
到大阴唇的上端露出几根稀疏的阴毛,屄肉还是粉嫩粉嫩的,没看出被操过很多
的样子。这可是我喜欢的类型啊,一定要收藏!
「怎麽样,大姐我还嫩吧,呵呵。」(老板娘)

  「嫩,果然嫩,谁给你拍的啊,怎麽没湿啊?」(老妈)

  「我背着我儿子自拍的,哈哈,没鸡巴怎麽湿啊……再发两张王闽镇的鸡巴给
我看看:P」(老板娘)

  既然大家都放开了,老妈就又传了两张过去。

  「看不出来啊,平常装屄的跟个小处女一样,操屄的时候真骚,我喜欢王闽镇
的大鸡巴。」老板娘越说越露骨了。

  江春美有点不堪瘙痒了,一只手背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,「儿子,我想要
~ 」撅着的小嘴巴可爱极了。

  「再聊会儿,就插你的骚屄……」我安慰了江春美一下,其实我知道她的屄下
面已经泛滥成灾了,连凉席都浸透了。

  「喜欢你又能怎麽样啊,嘻嘻,我儿子的大鸡巴!」江春美炫耀似的回到。

  「改天让大姐试试怎麽样?让王闽镇操我一次……」哇!老板娘真是饑渴了,
估计是因为他儿子常年在外吧。

  谈到这份儿上,江春美不敢随便回了,似乎心里做着挣扎,我赶忙推波助澜:
「开玩笑的,没关系,老妈。」

  「好啊,操就操,让我儿子的大鸡巴插进你的肥屄!」老妈豁出去了。

  「一言为定啊,大姐我的屄可痒着呢,让你儿子用力插我的骚屄!」

  「嗯,让他的大龟头顶死你的屄心……」呵呵,老妈把平时操屄时说的话都
用上了。

  「好啊好啊,我明天就把屄送给他,我还要吃他的大鸡巴。」这老板娘还真
够痒的。

  「那你怎麽报答我呢?」老妈突然俏皮了一下。

  「那还不好办,找个大鸡巴操死个小骚货,大骚屄!」老板娘真是天才啊,
我脑中突然飘过老妈的牌友阿强的脸。

  「嗯~ 儿子,我不行了,好想要!」老妈已经自己捏住了奶头,拼命的用屁
股摩擦着我的鸡巴。

  「好,那就结束吧,让儿子的鸡巴好好犒劳犒劳你。」

  「好啊,你找吧,我要去操屄了,不聊了……」

  「哟,你的大鸡巴这才回来吧,别忘了大姐说的啊,我痒着呢……」老板娘
还是被我们俩给玩儿了一通,连自己的屄都给我看了,爽!

  「知道了,明天见,88」

  「88」老板娘下线了,估计看着我的鸡巴手淫去了吧,呵呵。

  江春美一扭身,迫不及待的一把推倒我,直接跨了上来,只看到乌黑的屄毛中
间从床上带起一条长长透明的水线!


下一篇:母亲容忍我的放纵 上一篇:女性的阴蒂